THE UNITED CHINESE
NEWS OF FLORIDA

  

 

  

 

11月8日 星期日     
四位航天员抵达肯尼迪太空中心

     自二零一 一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最后一班太空穿梭机自月球返回美国后,美国的太空计划几乎停摆,航天员如果要到联合太空站工作,需要乘搭由苏联出发的太空船,但费用非常昂贵。 去年,美国派遣两名航天员,经由苏联的哈萨克斯坦基地前往联合太空站,来回费用高达九仟万美元。 数年前,联邦政府批准由两间私人公司研发,利用火箭载运人员和物品到外太空任务,两间公司是以制造电动汽车Tesla老板Elon Musk建立的SpaceX 太空公司,及美国波音航空公司成立的Starliner 公司。 但现时Starliner的火箭计划仍在研发阶段,而SpaceX 的Dragon 型火箭,已经多次成功在佛州肯尼迪太空中心发射,为美国,其他外国政府及私人机构,运送卫星及其他物品到太空。

     星期日抵达肯尼迪太空中心的四名航天员,包括队长Mike Hopkiks, 51岁,出生于密苏里州一个农庄,空军上校,曾在联合空间站居住及担任研究工作,另外三位航天员人是Victor Glover,44岁,加州出生,海军航空兵指挥官,是第一位非裔美国人在联合太空站工作。 Shannon Walker,55岁,侯斯顿出生,医生,曾在联合太空站工作,他的丈夫是退休航天员Andrew Thomas,曾协助兴建联合太空站。 另一位是来自日本的航天员Soichi Noguchi,55岁,是过去20年来,首位乘坐美国太空穿梭机,苏联Soyuz 火箭,及私人机构SpaceX 火箭到外太空的航天员。

     当四位航天员抵达肯尼迪太空中心时,受到美国航天局主任Jim Bridenstine 的热烈欢迎,表示Dragon 火箭经过两次成功试验飞行后,今次是正式运载四位航天员到联合太空站工作,为期六个月。 这是私人机构运载航天员往返太空的里程碑。 在未来的十四个月,SpaceX 已经与太空总署签署合约,利用Dragon 火箭进行十四次往返太空任务,七次运载航天员,七次运载货物及食品到联合太空站。 由于SpaceX 太空公司的Dragon 火箭及太空舱都可以循环使用,大幅降低往返太空运载费用,有专家估计未来二十年,SpaceX 公司可能会垄断全球太空卫星的运送服务,令美国的太空技术领先各国。

 

11月7日 星期六            
拜登支持者在全国庆祝

     美国总统大选,虽然乔治亚州(Georgia)及北卡罗来纳州(North Carolina)仍然进行点票工作,正式的选举结果,需要等待美国五佰三十八位选举人(Electoral Colleges)在十二月八日集会,投票选出下一任美国总统。 但很多主流传媒已经认为民主党籍候选人,前副总统拜登(Joe Biden)已经赢得超过二佰七十张选举人票胜出,极有可能成为美国第四十六任总统。 由于有两州的点票工作仍然进行,目前共和党籍候选人,现任总统特朗普仍然未宣布败选,甚至可能会提出选举无效诉讼,令选举平添变数。 民主党籍拜登选举阵营则低调处理,尚未发表胜选宣言。

     但在民众方面,当主流传媒宣布大局已定,拜登已经胜出的消息,民主党支持者都欢欣若狂,纷纷涌到街上举行庆祝集会,在首都华盛顿特区,大批支持者在白宫门外,举起"特朗普离开白宫"的标语。 在迈阿密,支持者涌到迈阿密下城(Downtown)的必士京大道(Biscayne Blvd.),欢欣起舞,敲锣打鼓,高呼口号。 有参加者表示,等了四年,终于可以看到民主党籍候选人再次成为总统。 拜登则表示,这次选举很清楚看到民众的选择,共有超过七仟四佰万人投票支持他,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。 他呼吁民众团结,不分党派,重建美国灵魂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不论在迈阿密小古巴区最具代表性的的La Carretta餐馆,或是包和县(Broward County)罗德岱堡市(Ft. Lauderdale)著名的Las Olas 大道,都有大批特朗普的支持者挥舞旗帜,指出选举仍未结束,部份州仍在点票中,大家不要听主流传媒的误导。 特朗普的选举阵营则表示,拜登在未有选举结果前就急着表示已经胜利,是很荒谬的做法。 下星期一,特朗普选举阵营的律师团就会进行法律诉讼,绝不能够让弄虚作假的选票盗窃选举,美国人民有权利接受公正,公平的选举结果,这是民主选举制度非常重要的支柱。

11月6日 星期五        
南佛州共和党人冷静面对总统选举

     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,被认为是美国有史以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选举,民主党或共和党两方的选举阵营都全力策动支持者投票,令今次选举,双方都有超过七仟万名支持者参与投票,总投票人数接近一亿四仟多万人,成为美国开国以来投票人数最多的一次选举。 目前选举形势是民主党籍候选人,前副总统拜登稍为占优,但特朗普选举阵营则指控民主党在很多摇摆州(Swing States)(如格鲁吉亚州,宾夕凡尼亚州,内华达州等)做票,企图影响选举结果,声言会诉诸法律行动,目前在该数个州已经进行控诉行动,甚至不惜将官司打到美国最高法院。

     但有选举法律专家,包括南佛州诺华大学(NOVA Southeastern University)教授Charles Zelden 表示,通常来说,当你在位的时候,一定会用尽办法巩固自己的权力,这是人之常情。 但目前共和党选举阵营指控民主党做票贿选的证据,实在很薄弱。 相信在各州政府法庭的诉讼,都难有胜算把握,就算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,受不受理都成问题。 另一位前任美国检控官Marcos Jimenez则表示,特朗普阵营在各州法院提出的诉讼,可能都会踢到铁板。 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,以其崇高的法律地位,极不愿意介入党派之争的诉讼,因为如果判定某方胜诉,很可能掀起全国无穷无尽的示威抗议。

     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(CBS)曾经以电子邮件,电话及推特(Twitter)等方式,试图访问南佛州的共和党籍政治人物,包括州长狄山提斯(Ron DeSantis),来自佛州的联邦参议员史葛(Rick Scott)及鲁比奥(Marco Rubio)等,均没有获得回应。 但狄山提斯州长在霍氏新闻台(Fox News)接受访问时曾表示,相信今次选举是有舞弊情事,赞成特朗普选举阵营提出诉讼,及呼吁民众捐款支持特朗普选举阵营的诉讼开支。 参议员鲁比奥则在推特中表示,提出诉讼是美国人民的宪法权利,他是支持特朗普选举阵营提出诉讼。 而参议员史葛在推特中强力呼吁民众捐款支持诉讼,以保证选举的公平公正性。

11月5日 星期四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安老院住客可以回家与家人共渡佳节

     今年三月二日在佛州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疫情,由于这种呼吸道疾病具有高度传染性,直至现时为止仍未有预防疫苗或特效药医治,对于一些抵抗力弱年长者,或长期患病者都非常危险。 三月中,狄山提斯州长(Ron DeSantis)颁布行政命令,禁止所有住在安老设施的家人,到安老院进行探访活动,命令国民警卫军成立医疗检测小组,到全州五仟多个安老设施,定期为居住的长者,职员,工作人员进行病毒检测,将所有被检测为阳性(Positive)的,马上进行隔离治疗。 州长对安老设施的超前防御安排,一度被全国性传媒广泛报道,特朗普总统亦在白宫接见,赞扬狄山提斯州长的魄力。

     九月初,疫情开始有缓和趋势,狄山提斯州长开始逐步放宽各项限制,包括餐厅,电影院,美容院,健身室,体育比赛活动等,祇要参加者都戴口罩,保持社交距离及遵守疾控中心(CDC)的防疫指引,都可以运作营业。 在安老设施方面,住在安老院的长者,其家人亲属可以在戴口罩的情况下,在户外与家人见面,而家居护理的工作人员,警察,消防,医护等,则可再不受限制的情况下,随时进入这些安老设施执行职务。 九月底,更开放限制,准许各安老设施,在感染率低的情况下,准许家属亲人进入安老设施探访家人。

     星期三,佛州政府宣布,由于现时佛州应付疫情的设备充裕,各医院病床的使用率处于相当低水平,政府进一步开放安老设施限制,准许住在安老院的长者可以长时间离开安老设施,包括过夜,让长者们可以回到家中,与家人共聚天伦。 业界相信,这是由于现在已经进入假期季节,感恩节,圣诞节,新年等接踵而来,很多家人都期待可以与长者一起在家庆祝。 但政府亦规定,当这些长者回到安老设施时,一定要接受病毒症状测验,包括量体温,问卷调查等,如发现有异状,则需要接受病毒检测及隔离。 狄山提斯州长表示,在这个时刻,大家都需要注意安全,提高抗疫意识。 但与家人团聚,对长者的生命尤为重要,两者都需要作平衡与考量。

11月4日 星期三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佛州通过多条宪法修正案

     美国每两年就有一次选举,因为联邦众议员,州众议员都是两年一任,参议员是六年一任,总统是四年一任,很多地方政府首长,如县长,市长,议员,巡回法庭法官,州政府司法部长,农业部长等,都是需要经过选举选出来。 佛州共有六十七个县(County),所有选举工作,是由州政府选举管理局统筹,各县的选举管理局执行选举工作有关事宜,包括接受选民登记,处理选民要求以邮寄方式,预早投票方式,或选择选举日亲身投票的文书工作。 安排投票场地,招募工作人员,测试投票电脑设备等。 反正,每次选举,各地方选举管理局的工作都忙得不可开交,工作效率亦受到各方高度关注,深怕稍有出错,都会影响选举结果。

     今年十一月三日的选举,重头戏当然是总统大选,但最影响佛州民生的,应该是佛州通过或没有通过的宪法修正案(Constitution Amendment)。 由于这些都是佛州宪法,对佛州民众生活有深远影响,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第二条- 工时薪金修正案,十一月三日,佛州选民以超大比数通过,由现时每小时8.56元的工资,到2026年,将会提升到每小时15元,目前联邦政府规定的每小时最低工资是7.25元。 有宪法修正案支持者表示,每小时8.56员的工资,根本追不上佛州的生活指数,对于有家庭者来说,根本很难过活。

     另外,佛州选民亦通过,凡年满18岁,居住在佛州的美国公民,都可以在任何选举中参加投票。 而未能通过的宪法修正案,包括提议让所有选民,不论有没有注册任何党籍,都可以参加初选投票(包括各党举办的初选),以选出两位最高得标者,进行决选。 另一条没有获得通过的,建议所有佛州的宪法修正案,一定要经过两轮投票获得通过,才可成为法律。 很多反对者认为,目前佛州宪法修正案,需要超过60%选民投票支持,才获通过,这个投票门槛已经很高,无须再经过两轮投票程序,费时失事。

11月3日 星期二          
戴德县选出首位女县长

    南佛州戴德县(Miami-Dade County),人口超过275万,是全佛州(六十七县)人口最多的县,戴德县学区亦是全国第四大学区,拥有中小学生共45万人。 县政府拥有众多资源,包括迈阿密国际机场,迈阿密海港等,迈阿密港亦是全球最大的邮轮停靠港口,全年都有邮轮航班进出。 2007年一月,该县选民投票通过加强县长权力(Strong Mayor),县内所有部门首长,职员的去留,都由县长决定,无需经过县议会同意。 自此以后,每届县长选举,都变得非常激烈。 由2011年即开始当选县长的朱曼尼斯(Carlos Gimenez),由于任期关系,今年必须下台。

     县长空缺,在八月初选的时候,共有六位候选人参加,包括前县长Alex Penelas,资深政客Xavier Soto,现任县议员Steve Bovo,Daniella Levine Cava等。 初选结果,来自Hialeah市的Steve Bovo 以十二万二仟一佰三十五票(29.28%)夺得首名入围,而以次名入围的是县议员同僚Daniella Levine Cava,获得十二万零八十九票,得票率是28.79%。 法例规定,如果候选人的得票率都未能超过50%,不能马上宣布当选,必须在十一月三日进行决选。 由于两位候选人旗鼓相当,选前很多政治分析家都无法预测谁会当选。

    十一月三日晚上,由七时点票开始,未到九时,Daniella Levine Cava 已经领先Steve Bovo 超过9%,本地传媒已经认定Daniella 会胜出,晚上十时,Steve Bovo 致电Daniella,恭候她当选成为戴德县县长。 这是戴德县开县近200年来,选出首位女性县长,亦是戴德县近数十年来,首位非西语裔县长。 Daniella Levine Cava随后透过推特(Twitter)向支持者表示,感谢大家的支持,上任后,将会专注于照顾低收入家庭,前线工作人员及小企业东主,因为他们都是戴德县的主要骨干。 虽然在政治上,县长选举是不分党派(Nonpartisan)的,但Daniella是公开支持民主党籍总统候选人拜登,Steve Bovo 则是传统西语裔保守派,坚定支持共和党的保守路线。

11月2日 星期一          
棕榈滩县中学校长再次被革职

      政治正确,近数十年来,在美国有如洪水猛兽,一句被认为不正确的说话,可以带来严重后果。 哈佛大学校长曾经表示,女性在科学领域始终不如男性,就被猛烈攻击下台。 对黑人说话,尤须小心,搞不好就被指责种族歧视,广告请人,如指定招请男性或女性,很容易被指为性别歧视。 在鼓吹平等权力的大氛围下,任何政治人物或领导阶层,都必须谨言慎行,避免堕入"平权"陷阱,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在南佛州棕榈滩县(Palm Beach County)Boca Raton 市的Spanish River 高中,校长William Latson 因为一句说话而被棕榈滩县学区委员会革职,事缘在去年中,Latson 校长在与一名学生家长的电子邮件通讯中表示,他不能确定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纳税德国的大屠杀(Holocaust)是否存在,该名家长对他表示, 这是历史事件,在历史上已经有文献记载。 但William Latson则回答,世上有很多人仍然不相信有大屠杀事件,他身为学区委员会职员,不可对事件表态。 事后有家长更查出,本来在棕榈滩县学区高中教材中,研读纳粹大屠杀事件应该是必修科,但William Latson校长却将之改为选修科,违反学区委员会的规定。

    去年十月,棕榈滩县学区委员会以五比二票数通过革除Latson 校长职务,William Latson 不服,诉诸法庭,今年八月,棕榈滩县行政法律法官Robert S. Cohen裁定,棕榈滩县学区委员会革除William Latson 校长职务有不恰当之处。 九月份,学区委员会以四比三票数恢复他的职务,并赔偿他十四万多元薪金。 但之后学区委员会律师发现,Robert S. Cohen 法官的裁决只是建议,并没有强制执行力。 由于受到犹太人社区的巨大压力,区委员会于星期一再举行表决,结果以七比零票数,再次通过革除William Latson 校长职务。